奶酪虾球

mazodoption

【BS搞事NO.19】【蝙超】Running Away 逡巡(pwp)(上)

背景:一篇pwp,本蝙X亨超~ 警告:见图片,慎入~


 -------------------------------------

Üstten 从头开始。


爱都是制造例外。如果你爱,你将希望自己被损坏、被凌驾、被命令、被支配。

 

这句用烫金漆刻在邀请函上的话,昭示了这片纸醉金迷背后的隐秘与不堪。当然,在钱和身体能够玩转一切的游戏规则里,当你名气与财富皆有时,所有的荒谬便都有了通行证。

“我想是时候开始演出了,不是吗,艾娃?”

快下车!趁还来得及!    AO3

-------------------------------

布鲁斯手里是一根长约3英尺的马鞭,银色的手柄,灰色的鞭身。


克拉克情不自禁地战栗。他从小在农场长大,知道塑钢马鞭的威力,这种鞭子只用来驯服最桀骜的野马,力道根本不是人体所能承受的。


凑tag,

图1. 还是给哼哼签了这本帝国,图如其景,不甚唏嘘~

图2. 二封的布鲁斯,领带夹上是BW缩写,原来看网上的图片忽略了,杂志刚好勉强能看清

图3. BTW,幸好这本也有阿汤哥的采访,顺便给他签了~

图4. -图7. 是这本Shortlist的内页有本亨对视图

(BTW,封面是本亨凑一起,配字是No hug的shortlist杂志是2016,March 24的刊号),顺便把采访也扫了,如果有太太想买有本亨对视内页的,请认准刊号和封面~

【本亨】【角色拉郎】Jack Ryan x August Walker 极速追踪(上)

Jack Ryan《惊天核网》 x August Walker《碟中谍6:全面瓦解》,本阿弗拉克X亨利卡维尔,角色OOC,mpreg,有电击,spanking,不知道怎么打警告,慎入!是辣鸡文傻白甜了(别信~

*沿用书中设定,这时较为年长的杰克雷恩已经是CIA的副局长了。

-------------------------------


奥古斯特不确定自己的车速是多少,但他早就不在乎了。

为了超越通勤路上的车辆,他频繁转动着方向盘,在路上划过一条蛇形轨迹。在穿过急转弯道的时候,车辆几乎旋转失控,昂贵跑车的轮胎近乎半侧在地面,轮轴摩擦迸出刺眼的火花。就像每一部动作电影里必不可缺的那样,他的身后很快响起了巡警的鸣笛,他猛踩一脚油门,在穿行的车队中间寻找间隙,并从正值红灯的十字路口飞驰而过。


在异国违反交通规则并非他的本意,然而这件事情实在十万火急。在开往迪拜的飞机离起飞仅仅半个小时的时候,奥古斯特忽然接到上头通知,他被踢出了这项任务……这群尸位素餐的混蛋!他们甚至连一个字的解释和道歉都没有。可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他对敌方的底细了如指掌,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碌碌无能的伊森亨特占了先机,夺去本属于他的功劳和荣耀。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世上居然有比他更胆大、也更有经验的老司机。后方的警车鸣笛先是慢慢减弱,就在他迫不及待地判断自己是否已经将警车甩开的时候,后方的警车忽然猛地加速,并直接贴着他的车身开了过来。敏锐的听力和距离判断是他为之骄傲的能力之一,而这时的分心和自大却成了他功亏一篑的关键。对方在他慌忙打转向的瞬间迅速超车,猛地挑头别在了他的车前。为了避免伤亡,奥古斯特不得不踩满刹车,惯性的趋势让他向前猛冲一下然后跌回座椅靠背,“F**k!”他恼火地捶了一下喇叭以示抗议。


外面的人走下车来,敲了两下车窗,“Permis de conduire et papiers du véhicule s'il vous plait.”( 请出示驾驶执照和车辆文件。)


奥古斯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颗汗珠从他耳后缓缓滑落,然后消失在衣领。这个略带沙哑的音调他再熟悉不过了,这并不是什么让他想要逃跑令他发抖的声音。这是杰克独有的声线,就像潮湿的空气中氲着点儿蜂蜜。


“Je viens de… euh… le truc c’est… nous avons besoin de parler…”(我来自......呃......事情是......我们需要谈谈)

他从小在法国边岛长大,法语基本是他的母语,然而此时此地,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组织不出来。


“Y-a-t-il quelque chose que tu veux me dire, August ? ”(你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吗,奥古斯特?)


窗户上发出一声碰撞的声响,玻璃里透进一道明亮的光。奥古斯特的角膜在军用手电的强光中瑟缩了一下。他认命地摇下车窗,车外凉爽的空气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因肾上腺素激增而产生的高温。


窗外的男人带着些淡淡爱尔兰苍白的脸修饰得很干净,迷人的下巴线条露了出来,金棕色的眼睛被落日的余晖缀上点点绿光。奥古斯特用带着红血丝的眼睛从他身上掠过,那一身黑色制服紧紧地抓住了某人腹股沟的热度。


然而当视线回到脸部时,杰克看似无辜的笑容斩断了奥古斯特的最后一分理智,“Tu es un connard.”(你是个混蛋。)


“Je suis un connard ? ”(我是个混蛋?) 奥古斯特点点头。 “Le plus grand connard. ”(最大的混蛋。)


旁边打着手电的法国警察手足无措地看着两个美国人在用他最熟悉的语言对话,而自己却一句也听不懂。“Est-ce que vous le connaissez,monsieur?”您认识他吗,先生?


杰克歪了歪头,直接无视了身旁可怜兮兮的小交警,“真的吗? 这样的评价来自一个忽略了我整整六个月的男人。"他用指尖拂过奥古斯特流畅的脖颈,“你还是从车里出来吧,如果你不想因为超速和拒捕被永久驱逐出境的话。”


杰克对身后的交警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搞定一切。

法国警察对着从车里走出来的“罪犯”愣了愣神。这位和美国CIA二BOSS当街搞暧昧的年轻人确实是个英俊又健壮的男人,再宽松的T恤也无法遮盖他精健的肌理。他弯腰打开车门时,即使大腿上绑着那么多皮质带子——匕首、枪套还有些零零碎碎的高端玩意就像暴发户似的束了一身,也掩不住他屈起腿时臀部绷起的漂亮弧度。


奥古斯特用鹰隼一般的眼神盯着法警,把证件随手摔在交警胸前:“我,奥古斯特·沃克,美国特工——”


交警用求助的眼光看向了杰克,杰克轻笑了一下“如果这是自我介绍时间,那么我,杰克·雷恩,如你所见,交通协管员。”


奥古斯特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现在他可以确定,杰克是有预谋的在玩弄他了。


------------------------------------------


被带到审讯室的奥古斯特尴尬而又焦躁。杰克是他的未婚伴侣,而他却在半年前不辞而别,来自前男友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应对的,尽管杰克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生气。可这一点也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猜想——杰克是个混蛋,世界上—最大的—混蛋。


“超速,拒捕,在晚高峰最繁忙的时候,你是认真的吗,奥古斯特?我想也许某人需要回去重新受训。”


奥古斯特咬牙切齿,“我是任务执行中的特工,是享有一定特权的。”


“我可不记得你的特权里有擅闯红灯和拒捕这两条。”


奥古斯特高昂着头,眯眼直盯盯地看着杰克,胡须一抖一抖的,好似一只炸毛的猫“如果让人知道你就是这样阻碍我执行公务的,那你就能明白我的特权到底有多少条了。”


奥古斯特的底气不算太足,杰克只要一个电话,就会了解自己其实是在说谎。奥古斯特赌的只是杰克对自己演技的评判,和他终究不会拿任务开玩笑的专业素养。


“闭嘴!”杰克低声喝道,盯着他的眼神忽然迸出一种疯狂。奥古斯特下意识地避开了眼神对视,鞋尖点到地面。


杰克轻哼了一声,嘴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该死的!”奥古斯特暗骂了一声。

杰克开口道“宝贝儿,你要知道,我太了解你了,你这样下意识的逃跑动作只意味着一点——你没有说实话。”奥古斯特突然产生了“现在掉头就跑还来得及”的念头。


杰克紧接着说到“如果你不想在你的档案里加上情绪过激,伪造任务这些描述,并且还想要回你的护照和证件卡的话,我劝你不要迈出第一步。”


如果奥古斯特真的在乎他的护照、证件卡,或是杰克的虚张声势的话,他就不叫奥古斯特了。


他猛地抓起桌上的水杯,朝着杰克的太阳穴砸了过去。杰克本能地后退一步,然而杯子还是擦到了他的颧骨,奥古斯特猛扑过来把他一下子顶在门上,后脑咚的一声,杰克的脑袋在双重打击下基本没有跟上急转直下的形势,但他的高度和体型优势让他一个双脚绊腿摔把对方撂倒在地。


奥古斯特显然非常暴躁,暗暗瞄准,峁足了力气,准备给杰克一个膝撞。杰克似乎有所准备一般往旁边一闪,顺势抓住他的脚腕扭脱了臼。完全顾不得痛楚,奥古斯特双手撑着身体半坐起来,出于本能向后倒退着。他感到衣领被狠狠揪住,那对眼睛闪着不同往常的狂热和残忍:“这是你第二次反抗,到此为止。别动,你不想让我踩断肋骨不是吗?”


奥古斯特冷笑一声点了点头,扶着桌角刚刚起身,又被压回了地面。这一次杰克干脆利落地用手臂绞住了他的脖子,窒息和恶心让他眼前发黑,痛楚和绝望混合,奥古斯特差点掉下眼泪来,双手徒劳地推着眼前似乎慢慢变大的魔鬼。


---------------------------------------------

---------------------------------------------

---------------------------------------------

---------------------------------------------

---------------------------------------------

---------------------------------------------


后面是电击,spanking,和剃须play,不会造成永久伤害,不过我知道也没人看,我们就随便各自脑内一下吧(

雷!

雷!

雷!

如果没有人打脸就更(x





其实奥古斯特是因为毫无理由被临时取消了任务心里不服才飙车去机场的,他想证明自己是最优秀的特工,最出色的猎手。而奥古斯特被取消任务的主要原因是他的血检报告很不正常,实质上奥古斯特怀孕六个月了,但他谁也没告诉。

杰克其实在格斗过程中就感觉出奥古斯特怀了孩子,事实上奥古斯特平时的反应力要比现在快的多。

杰克把奥古斯特铐起来之后就用警棍最微一级的电流慢慢电他的手掌,想逼问出一点细节,然而八月酱除了挑衅啥也不肯说。

软的没办法就只能来硬的了,杰克开始用棍子击打奥古斯特的胃部来逼他说实话(击打胃部很痛但不容易重伤)因为奥古斯特怀孕了,胃部下面冲击到子宫,有些崩溃就开始发作杰克,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会用拷问敌人的方式来拷问我。奥古斯特表示这娃我从一开始就不想要,奈何刚开始怎么进行极限任务都流不掉,两三个月的时候去了爱尔兰这个宗教国家,NM连地下黑诊所都没法堕胎,拖着拖着就到了现在,就算到了现在也破罐子破摔无所谓。然后杰克也急了,慢慢调大电流准备往他底下塞,奥古斯特崩溃讨饶(他不想要孩子可还是惜命的


谈一点往事,杰克原先在海军陆战队服役,后来加入了CIA。他机缘巧合拯救了世界,但他也受过很多挫折,有很多内心矛盾(故事1,一堆废话),但最后回归本心,权谋,破译和捕猎是他最擅长的东西。


奥古斯特的父亲是(驻法)外交官,外祖父是授勋的二战军官,他的家世非常好,却因说话口音,和幼时身材备受欺凌。又因为从小在法国长大,被CIA反复调查过多次。


他是CIA外勤局的,他的局长六个月前把他叫去长谈,谈恋爱可以,可别找CIA总部的副局长,未来局长的继任者谈啊。如果真的要发展关系,必须取消他的所有危险任务,改做内勤。电子设备公寓全部监控监听。奥古斯特非常痛恨这样的反复调查,也不甘心自己所有拼命挣来的功勋付之一炬,潦草地和杰克分了手。

他以为是杰克示意外勤局长和他谈的话,如果不是,杰克也不会等了六个月才真正下定决心找回他。


杰克则有他的难言之隐,事实上和奥古斯特的恋爱是他事业的又一场危机。(都是废话,我恨自己)


-------------------------


杰克表示:因为在这里,拒捕的代价很低廉,所以有时警察会给予逃犯一些额外的惩♂罚

做回我的男朋友,或者我打你十下。

奥古斯特点头:OJBK,我做你男友

杰克补充了一句:两年之内不许分手。

奥古斯特摇头:你还是打吧。


杰克一边玩弄一边轻轻拍打,奥古斯特几乎快要♂了,他俩还一起感受了宝宝的第一次胎动。奥古斯特缴械投降。


生命大河蟹

改头换面把胡子剃掉一起回国。


最后发现我把所有细节都剧透完了……6


世界最佳CP:

老爷在追查一个叫Key的超能力者(话说这个Key好像是大超的敌人吧,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还把大超打晕过。大超在晕过去之前听见有人叫他克拉克,然后就被赶过来的老爷救进蝙蝠洞。)

阿尔弗雷德提醒老爷出席董事会,老爷让阿福告诉董事会布鲁西又跑去度假泡妞了,阿福表示这个借口已经用过了,老爷就说告诉他们是和另外一个不同的姑娘😂。接着就发消息约小记者出来吃午饭,小记者一脸娇羞的看着布鲁西发来的短信。😁😁😁😁(老爷在说和另一个女孩出去度假时,画面明明出现的是路易斯,但发消息约会的对象却是小记者😂突然想起剧场版《世界最佳拍档》)

哈尔质疑小记者的身份,于是迎来蝙蝠侠的注视,众人表示蝙蝠侠不信任任何人,大超说“蝙蝠侠相信我。”😁😁😁😁哈尔看了蝙蝠侠的眼神,表示蝙超可能早就相互知道各自的身份了,蝙蝠侠开始撒狗粮表示他和大超在联盟外早就开始合作了。❤

蝙超突袭阿卡姆,联盟都中招,只有老爷最快清醒过来,一眼就看见酥皮在挣扎,于是甩镖救人,安慰小记者。(n52一直在发狗粮😁)

P.S. 哈尔和巴里也玩儿了一发好警察坏警察的游戏,哈尔这宠妻程度简直没sei了,这算是蝙超绿红的限定情趣么。。。。😂😂😂😂

#本亨 #Benry——正联上映前后杂志中的本亨糖

翻到糖当然不能独享,擦擦泪还能再战一整年!

提要1.本亨因为BVS结缘,发展出了非常坚固的友谊。他们做朋友很多年,即便饰演着对立的角色,然而在彼此周围仍然非常开心。

2.亨利的蝙蝠以本•阿弗莱克的名字命名,大本表示很荣幸,大本提到:亨利为动物界做出了很大贡献,看到他的热情和承诺真是太棒了。

3.你哼与你本的聊天方式:他与阿弗莱克的谈话却更倾向于围绕着——穿着超英制服却想上厕所这种复杂的后勤流程:(想象一下他俩穿着紧身衣在对话)

“你认为我们有时间去厕所吗?”“需要多长时间?”“这需要很长时间。”“好吧,酷。你认为我们有时间吗?”“是的,我们走吧。”


1. The Rake杂志 Issue 54 of The Rake,Oct 2017


图:把自己比喻成白巧克力的亨利


He is now due for his third incarnation as Clark Kent in Justice League. He is understandably reticent, as his last outing in Batman v Superman:Dawn of Jutice, saw him come to a heroic demise.It seems he is to make a comeback of sorts, but in what form is being left to everyone's imaginations. 

《正义联盟》电影是亨利卡维尔第三次化身为克拉克肯特(超人的地球名字)。可以理解他的相对沉默,因为在他最近一次出场的电影《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中,我们都看到他走向英雄式的灭亡。看起来他可能以各种方式回归,但究竟是以什么形式则留给每个人自由想象。

He appears again alongside Ben Affleck, his co-star, initial on-screen adversary and off-screen chum from Batman v Superman. Affleck tells The Rake:"Working with Henry is a lot of fun. He's a talented actor and a wonderful guy. I think what surprised me most is that we'v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develop a strong friendship over the years——given our characters were at odds in Batman v Superman, it was a really pleasant surprise to still have a laugh in between takes."

他和本·阿弗莱克,他的合演,从《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开始,以屏幕对手和屏幕外好友一起出现。阿弗莱克告诉The Rake杂志:“与亨利合作非常有趣。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演员,也是一个非常棒的人。我觉得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多年来我们有机会发展出一种强烈的友谊 - 考虑到我们的角色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存在(很深的)矛盾,所以在拍摄间隙我们还能有说有笑真是令人惊喜。



本亨糖二

Cavill also works with the Durrell Wildlife Conservation Trust, or Durrell Zoo for short, in his native Jersey. The zoo has a conservation credo and takes in rare animals before releasing them back into the wild—including a bat named Ben, named after, who else, Ben Affleck. "I feel honoured that there's a Ben Affleck bat flying around"; Affleck says. "Henry does great work for the zoo and elsewhere for the animal kingdom, it's incredible to see his passion and commitment.”

卡维尔还在与他家乡泽西岛的德雷尔野生动物保护信托基金(简称德雷尔动物园)合作。该动物园有一则保护信条,在将稀有动物放归野外之前,会先接管照料这些动物,其中包括一只名为本的蝙蝠,以本·阿弗莱克的名字命名。“有一只叫本·阿弗莱克的蝙蝠飞来飞去,我感到很荣幸,”阿弗莱克说。“亨利为(德雷尔)动物园和世界各地的动物做了很多伟大的工作,看到他的热情和承诺真是太棒了。”


-----------------------------------


2. 【亨利•卡维尔】《时尚健康•男士》英版12月刊翻译 

全文翻译 (粗翻)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81476

(校正版)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40873499011090 (一直显示文章被删除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网络的问题)

你哼和其他同事的打招呼方式:给他们一个快速的欢呼,或者拍拍他们的背,你看起来很棒,伙计。

你哼与你本的聊天方式:他与阿弗莱克的谈话却更倾向于围绕着——穿着超英制服却想上厕所这种复杂的后勤流程:(想象一下他俩穿着紧身衣在对话)
“你认为我们有时间去厕所吗?”
“需要多长时间?”
“这需要很长时间。”
“好吧,酷。 你认为我们有时间吗?”
“是的,我们走吧。”

His on-set conversations with Affleck, however, tended to revolve more around the complicated logistics of urinating between takes while in costume: “‘Do you reckon we have time to go for a pee?’ ‘How long does it take you?’ ‘It takes me this long.’ ‘OK, cool. Do you reckon we have time?’ ‘Yeah, let's go.’




抱歉占tag,求脑洞

Benry-Here Comes My Bride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3763800?spm_id_from=333.171.home_comment_list.4


不好意思我来空手套脑洞了(你的脸呢?

个人想剪关于本亨的视频

什么歌什么段子都可以,或者有什么有趣的吹替采访之类的,适合本亨的都可以

简单一个脑洞就能让我热泪盈眶的(真的


跪谢太太们了,随便剪了个不知所云的视频以示诚意(

爱大家!!!



大清早发现的布鲁喵和克拉克喵

大清早发现的布鲁喵和克拉克喵,他俩耳鬓撕磨了好久好久,而我就站在不远处看他们缠绵(嘿嘿嘿~
这只小白喵气质可高贵了,喵起来都细声细气的,而且非常亲人(我爱他~ 黑猫就一副你瞅啥的样子XD~ 



-------------------------------------------------------

这两只连动作都神同步了!!!






Freyr:

#一些n52superbatwondersteve的总集 多cp注意避雷

“你和我们一样。”“没人和我一样。

“我们不是神,我们也不像人。”“我们谁也不像。”

“是军方的人。也就是说莱克斯卢瑟的人也不远了。”“你也不喜欢莱克斯卢瑟?”“是的。”

“蝙蝠侠信任我。”

“要是我越过了那条线——我希望你能成为阻止我的那个人。”

“这不仅仅是关于我个人了,这比我个人重要,也比你个人重要。”“我要去救超人。”

“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克拉克。”“你会想要收回那句话的。”

“当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克拉克,你们就是正义联盟。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们。”

“你想让我告诉你我为什么那么关心你和神奇女侠关系的原因吗?”“我以为你已经说过了。”

“你就是她的盒子。”

“我们这类人都非常孤单,不是吗?”

“谢谢你,玛丽。”“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是超人!他知道所有人的名字!”

“你看到了什么,蝙蝠侠?”“那无关紧要——都过去了。”

“她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就像史蒂夫。”“史蒂夫只是一个朋友吗?”

“你满脑子只有战斗。”“我不想再被管教。”“我不想让任何人受伤,尤其是你。”

“你为什么要守护联盟?”“因为联盟需要我!是我在华盛顿守护着联盟——就像当初守护你一样!”

“瞭望塔之外,生活依旧在继续。与正义联盟无关的人生,而他是美好的。”

“那边的那个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今晚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他想……帮我度过一些事情。因为他在乎。仅仅站在那里就已经使他痛苦。我需要你帮我救他,你能帮我救我的朋友吗?”

“这是我真心希望你永远不会下来的地方。”

#蝙超

你是我的盒子。

或许我的确因你们而心怀嫉妒,克拉克,但对象不是你。

#wondersteve

我情愿你不是公主,不是普林斯。

只是黛安娜。

#superwonder

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不再看得到我和你。

或许是因为我不需要再困惑于我是谁。

【蝙超】Seven seconds (一、二)

布鲁斯韦恩X克拉克肯特,蝙蝠侠X超人,大多数设定取自n52,私设众多

不是什么吸引人的梗,就是自己想写,有点病病的~ 

警告:NC-17,很多雷梗,有婚内qiang X,mpreg提及,慎入

----------------------

提要:当布鲁斯只剩下7秒记忆——

 

(一)

“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伴随着布鲁斯难以置信的怒吼,克拉克没有说一句话,默默地披衣下床。

他飞快地走进了洗漱间,只觉得身下的空虚感十分难受。他的衬衣下摆被分泌的液体沾得湿淋淋的,胸前也已经濡湿一片。

 

他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镜前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让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布鲁斯的咆哮还在他脑海中嗡嗡作响,慢慢转成无意义的音调混合,从低到高。他感觉自己像是在海啸中颠簸的小船,时间和距离失去了意义,一切都融合成眼前迷茫无望的水雾。

 

 

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糟糕到了如此地步——

 

布鲁斯在之前的大战中受了重伤,尽管有着最好的医疗团队,但严重的脑部损伤让他的恢复过程变得残酷而漫长。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遗忘症状越来越严重。他大脑就如同硬盘一样,正一点点地删除过去的所有记忆——周围的人和事,朋友,同事,自己的出生日期,过去发生的每一件事……几乎都忘记了……

 汉密尔顿医生判断,他的整个人生只剩下了7秒左右的记忆。

 

“我好像有一个妻子......但我不记得他/她的名字了......”

这是韦恩严重失忆后,唯一让克拉克感到一线希望的东西——至少,他可能还记得自己。

 

尤其是三个月前,他发现自己又怀孕了。

 

-------------------------------------------

 

克拉克又何尝不希望每次的性爱都在伴侣和谐的步调下进行,他也不确定刚刚的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本来也不想如此绝望的……

 

清晨,当布鲁斯的双手在克拉克身体上游走时,他可以看到一些残忍的东西已经抬头。

他咽了咽口水,告诉自己再忍忍就好。

可是,当熟睡丈夫的手无意识地缠上他的脖子,穿进他的发丝时,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口干舌燥。他的腿抽动着,下身传来的热量使他轻微地呜咽。

 

看着睡衣不知何时已经松开的系带,克拉克坐了起来,再没有束缚可以阻止他的渴望——他在孕中,他太需要这个了。

“试着放松它,抱歉了布鲁斯。”他抚摸着男人紧实的下腹,咬着嘴唇轻轻吐出了这句话。

 

 

当他把臀部抬起时,克拉克几乎感到懊恼。尽管用丈夫的大家伙填满自己身体的感觉很好,但他不得不承认这种悄悄摸摸的样子太不堪了。特别是,孕期的荷尔蒙让他无法很快地摆脱困境,他低声呻吟着,以免吵醒他熟睡的丈夫,他甚至可以听见自己胸前溢出的液体滴在皮肤上的声音。

克拉克的头脑里有很多想法,但最最大胆的一个持续挑勾着他暗涌的情潮:他渴望布鲁斯的抚触。

 

他知道,他是在玩火。

他的腰部开始抽搐,他可以感觉到布鲁斯的呼吸已经不稳,但他无法自拔。他们周围的能量因性紧张而增强,当他的嘴唇凑上布鲁斯的脸颊时,他发誓自己的心 跳得甚至比任何一次战斗都要飞快。布鲁斯双唇的温度将他的所有欲望唤起,他的腹部向前抽动,臀部左右摇摆,恳求更多、更粗野的对待。

 

他的嘴唇回到布鲁斯脖子上,亲吻着之前蚀刻上的牙齿痕迹。随着双腿磨擦床单的声音,他方才从美梦中转醒。布鲁斯已经睁开了眼睛,克拉克忽然感到胸口紧绷,一股莫名的灼热从胸腔中传出,空气中弥漫着沉默,氛围不言而喻。


之后便是布鲁斯讽刺的低吼……


--------------------------------------------


(二)

这次正义大厅会议的内容会很沉重,至少超人是这样想的。


超人首先把汉密尔顿医生(*)从蝙蝠侠的私人医师名单中“请”了出去。埃米尔(*)手指交叉:“谢天谢地,从前我一直觉得奥利弗那个顽固的家伙是个难缠的主儿,如今我……”


*埃米尔·汉密尔顿(Emil Hamilton, M.D. ):借《超人前传》设定,无超能力的医生,在大都会综合医院兼职,但大部分时间都在为绿箭侠和正义联盟工作。

当谈到心事时,每个人都用秘密和谎言来保护自己所爱的人。“ - 埃米尔汉密尔顿


超人的一记眼刀让他识趣地闭了嘴,然而作为一个对蝙超来历了解最多的专家,在场众人实在没法不对他产生同情。


哈尔和巴里交换了个眼神:“大概是和那位床事不顺?”“大概是床事不顺。”


汉密尔顿医生从六年前就接手了韦恩家的一堆破事,他觉得这可能会成为他这辈子最大的阴影。

几年前的克拉克还是个蜷缩在窗沿阴影里低着头,无声流泪的小家伙。

他从父母死后就被SETI Institute(SETI:外星智慧生物搜寻机构)扣押。布鲁斯从卢瑟手里救出他的时候,他体重不过八十磅,甚至还得过一段时间的失语症。他品尝过太多不幸和苦难,谁能想到如今的他会成为一个勇敢和包容的正义斗士。


克拉克察觉到了空气中凝出的尴尬气氛,微微扯了扯嘴角:“扎塔娜,拜托了。我决定试试你的方法。”

超人畏惧魔法。如若不是现代医学对蝙蝠侠的症状实在无能为力,他也不愿意求助于一块小小的梦石。


扎塔娜摇了摇头。

“克拉克,你知道记忆的恢复都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吧,别太担心了,除了蝙蝠侠大家都在,正义联盟并非不能正常运转。”


超人有些欲言又止,“我知道。可是从四个月前到现在,他的记忆恢复并没有一点点进展。他有的时候异常愤怒,有些时候却沉默不言,他天天记着日记,可每天写到最后,他几乎都要用笔划破纸背。我知道他很痛苦,我想试试一切能用的方法。”他停顿了一下,低声说道:“还有,五个月后我可能要离开几天。”


戴安娜猛地站起来,她对最后这句话的隐含信息再清楚不过了,超人第一次怀双生子的时候,也是这样对她说的。


”伟大的赫拉啊!请别告诉我你又怀了一对双胞胎!“

克拉克摇了摇头:”是个男孩,我准备给他起名叫Bruce Jr. 对了,爱瑞埃塔这段时间还好吗?我已经有两天没去天堂岛看望她了。“


神奇女侠明白超人的担忧。整一年前,他诞下了一对双生儿女,分别起名叫爱瑞埃塔(Arietta)和埃利奥特(Elliot)。女孩长得粉粉嫩嫩的,水蓝色的眼睛,胖乎乎的脸蛋,还继承了克拉克脸上两朵漂亮的红晕。而埃利奥特长得苍白瘦小,连发色都呈现一种不健康的淡金色。由于对黄太阳光的不适性,他的前六个月都在生命舱中度过,能适应的唯一食物也只有克拉克的母乳。

这是基因混合造成的问题,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渐渐好转。他的第一个混血儿子有,他不清楚第二个男孩会不会同样如此。


”天呐,这是疯狂。“海王使劲摇了摇克拉克的肩,企图让他清醒一点。在这么短的时间再次怀孕,百分之百是那个脑子不清楚的老蝙蝠造的孽——”你知道我们一直希望你远离蝙蝠侠,由我们来照顾他对吧?“


巴里一边吞下整块披萨,一边点头:”我都不知道哺乳期的人可以怀孕。“


哈尔为旁边狼吞虎咽的家伙递了杯软饮料,”你知道蝙蝠侠平日里都叫你' 我的卷饼男孩' (my taco boy)吧,我还是指心情好的时候。他一直宣称遇到你的那天,用五刀买了个墨西哥卷饼,而你是买卷饼时顺带送的。用这样物化男性的称呼就很有问题了,而你还为他辞去了星球日报的工作,甚至把出生不久的女儿送去了天堂岛,你的付出和他简直太不成正比了……“



超人目瞪口呆。他现在才发现,由于缺少交流,联盟对自家那只大蝙蝠存在这样多的误解。

这让他想到有人曾把蝙蝠侠比作能禁锢光线的黑洞,一旦靠近就有逃不出来的危险。可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


”我是自己一时意气辞去了报社的工作,说实话我想出来单干很久了,大报社的束缚太多。而布鲁斯,他……他一直在与挥之不去的黑暗和痛苦作永无止境的斗争,做着大多数人认为荒诞徒劳的事情,他付出了太多,他是我生命里的光。“


这下轮到整个联盟瞠目结舌了。这对基本不按常理出牌的夫夫,可能真的是世界最佳伴侣吧。除了他们自己,外人实在很难理解他们的想法。


扎塔娜点点头,将一块红宝石递到了他的手上。“这就是你想要的梦石。记住,每天佩戴时间不宜过长,如果你不想让布鲁斯癫痫发作的话。它会带你们重温相识后的所有记忆,这应当对他大脑恢复有所助益。”


克拉克感激地点点头,扎塔娜却把石头从他手里收了回去。


“为了让梦石识别读取独一无二的记忆,你得把布鲁斯的表征和特质描述出来。”

”他是我见过的最性感的男人……“

”停!“众人一齐打断了他,”请描述的客观一点,克拉克,不带滤镜的那种。“


可怜的超人"唰"地一下红了脸,慢慢吞吞道:“布鲁斯有着精雕细凿、轮廓分明的完美相貌,和……性感……,痛苦属于他,可他从没有被痛苦杀死,当世界岌岌可危,恐惧滋生,他用力量和智慧击倒它,勒紧它,打败它。他裹挟在黑暗之中却仍成为世人的庇护所,他在痛苦中拓宽了自己的灵魂,直到它能温柔地包容整个宇宙。“


扎塔娜想,一定是这块远古的中二石头和克拉克产生了某种意义上的共鸣,他们之间的交流居然一次成功了。

”祝你好运!也祝布鲁斯早日康复!“扎塔娜微笑着把宝石递给了克拉克,轻轻摇了摇头。


============================

这只超从十二三岁到十八岁都没有过过正常人的生活,也没有经历正常男孩的生长发育过程,所以说话想法神叨叨的~

无垠蝶:

【迪基鸟75周年考据翻译系列5】塑造英雄:罗宾制服及其对身份认知的影响


(恭贺迪克·格雷森3/21生日快乐~日常提醒本文图多流量慎入~)

这篇其实前年就翻译完了,按实际定稿顺序是该系列的第三篇,但当时恰逢DC突然公布了Rebirth企划,带回了咱心心念的蓝夜翼,惊喜之余就决定先发几篇夜翼考据相关,于是这篇被我忘到脑后,积压在硬盘里不知不觉拖到了现在……

本篇主题是围绕绿鳞小短裤展开的各种讨论(虽然此文的某些观点未必能得到公认,但不得不说作者的思考角度相当有趣,也很有一定的启发性,所以我决定翻译出来与各位分享讨论)。

原文出自本人购买的《Dick Grayson, Boy Wonder: Scholars and Creators on 75 Years of Robin, Nightwing and Batman》一书的第一大章第三篇。重申原书无插图,译文中均是我根据内容自己截的图;原书注释也较多,无法一一列出,就选择了与内容关系密切的有趣说明。

PS:这书现在降价了,比我刚入手时的400多要便宜一半!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下单了~



——————————————————


Fashioning Himself A Hero: Robin's Costume and Its Role in Shaping His Identity

塑造英雄:罗宾制服及其对身份认知的影响



作者:Joshua R. Pangborn

翻译:放弃思考名字到底怎样起才有诚意的叶

校对:根本没名字能够完美介绍如此完美的Iris




(图1:经典罗宾制服示意图。此为我私藏许久的同人,出处应该是图右下角那个地址)


罗宾制服凭借鲜明的色彩和夸张的风格,经典程度与其导师的着装不相上下(图1)。若W.J.T.Mitchell编著的《图像理论(Picture Theory)》一书所言不虚,那么我们正处于一个“图像转向(Pictorial Turn)”的时代,一个能够以图像构筑并定义现实的“图像世界”。图像能塑造人们的身份,给生活增添色彩,为行动赋予意义。正义精神与英雄主义不再是抽象概念,而是化身为全副武装的战士或奇装异服的恶棍之具体图像,呈现在动漫和现实之中。“英雄”这个单词不再是书面上的字符,而是一种能让人联想到披风、斗篷和制服等形象的专用术语。在这个媒体世界中,我们的思想通过各种可视化实例而变得鲜活。罗宾,这位诞生于1940年的角色已经深入美国乃至全球的集体意识之中。和蝙蝠侠、超人及神奇女侠的制服一样,罗宾的制服也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超级英雄制服之一虽然他在众多经典形象中如此独树一帜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他的跟班身份,但作为一名小跟班,罗宾,迪克·格雷森为我们的社会创造了一个经久不衰的视觉记忆,且在多种层面上都已超越其最初的设计意图。尽管迪克·格雷森并非漫画史上第一个跟班角色(原注1),但他可能是对后世所有跟班角色影响最大的榜样。迪克·格雷森——罗宾——神奇小子——他不止是跟班定义的象征缩影,也是一种依靠自身努力而化身英雄的人格缩影。透过迪克·格雷森,读者能够学会成长并认清自我。假如Mitchell所言的“图像转向”概念是可信的,那么,这些感受其实都源自一个经典图像:罗宾制服。本文将论述罗宾制服的各种起源和色彩搭配,及其灵感来源与戏剧理论和文艺复兴时期相关的观点,包括这件制服所蕴含的女性气质与充满男性气概的蝙蝠侠制服是如何达成平衡的分析。通过以上这些内容,向读者阐明罗宾是怎样向各个年龄段的读者传达希望与机遇,并帮助他们造就自身命运的。

(原注1:1938年7月发行的《动作漫画》#2,“Tex Thompson”系列中的Robert Daley,代号Fatman,才是漫画史上第一个跟班角色)



1 起源:样式设计与色彩选择


画师Jerry Robinson在接受《The Comic Journal》的一次专访中称,他设计迪克·格雷森的罗宾制服时,参考了N.C.Wyeth 所绘制的罗宾汉形象(图2)。



(图2:N.C.Wyeth的罗宾汉画作之一)


乍看之下似乎有点牵强,毕竟Wyeth笔下的罗宾汉穿着棕色束腰外衣和绿色绑腿。但是,罗宾的性格特征确实能让人联想到罗宾汉——他们同为活跃于法律范畴之外、打击黑恶势力的义务警员,无论是在冒险中还是日常时,都具备传统意义中知更鸟的活泼天性——但从视觉效果上看,他们好像并没有太多相似之处。不过,神奇小子罗宾和他的导师蝙蝠侠,在视觉效果方面也没有多少相似之处。虽然W.J.T.Mitchell在《图像理论》中着实提醒过他的读者:“人类是根据他的造物主形象创造出来的。”可在这个案例中,事实却并非如此。没错,蝙蝠侠在某种意义上的确可以说是罗宾的造物主,在迪克·格雷森最初的制服设计中,那些明亮的红色、绿色和黄色,以及精灵靴和超短裤,都与蝙蝠侠的黑暗制服形成了鲜明对比(图3)。



(图3:蝙蝠侠与罗宾的制服对比强烈,选自《Dark Victory》封面)


坦白地说,迪克打扮成这副模样完全没有任何意义,更别提他还身为蝙蝠侠的伙伴与搭档。对于一个主要在夜间活动的人物来说,迪克·格雷森的罗宾制服就像一个行走在阴影中的交通指示灯,在他应该与环境融为一体的时候却异常抢眼。当然,除非他的目标就是吸引火力,这是一个在很多漫迷活动中都会反复吐槽的笑梗。虽然迪克的罗宾制服和Wyeth的罗宾汉制服一样,都有一件束腰外衣,但和罗宾相比,罗宾汉反倒跟蝙蝠侠更为相似——他们的制服都有助于使自己融入周边环境当中(绿色的舍伍德森林和黑色的哥谭市)。而迪克不仅抵触,甚至非常排斥这样的做法。他的制服刻意舍弃了Wyeht那套朴实的配色方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动,他正是因此才真正获得了对自己身份的掌控权。不同于出自实用性而设计的罗宾汉制服,也不同于出自威慑性而设计的蝙蝠侠制服,迪克的罗宾制服是为了纪念自己死去的双亲(稍后详述)。当然,就像所有早期超级英雄那样,Robinson在设计时也为罗宾加上了一件披风,还将Wyeth的绑腿造型改为光着腿的模样。就这样,Robinson创造了一件如今已成为象征符号的制服,并将其穿在一个最终会成为既是小助手也是英雄的角色身上。

迪克的制服风格为编剧们决定了他的性格特征——Mitchell的“图像转向”理论在此得到验证。不过反之,迪克的性格特征也同样决定了他的制服风格。在Chuck Dixon的《罗宾:第一年》中,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值得信赖的管家,蝙蝠侠与罗宾的至交——指出迪克无论是否穿着制服,都能做他自己:“他没必要像布鲁斯少爷那样伪装自己。他没有把自己的生活割裂成两个世界。无论是否穿戴着面具和靴子,他的性格都没有变化。”(图4)



(图4:《Robin: year one》#2)


不管有没有穿制服,迪克就是迪克,这是他内在的一部分,与穿着披风和斗篷时是一种人格,脱下后就会完全变成另一种人格的布鲁斯截然相反。尽管迪克经历过双亲亡故的悲剧,但他依然能够找到快乐并乐在其中。正如阿尔弗雷德在《罗宾:第一年》中所言:“他从不像他的导师那样,在孩提时代就心事重重。”(图5)



(图5:《Robin: year one》#2)


DC公司是——曾经是,因其重视传承的内在意义而享有盛名,正是为了呼应这种传承,迪克最终穿上蝙蝠侠的披风(但闪点之后的DC宇宙在某种程度上摒弃了这个观念)。即使在蝙蝠侠的面具下,他也依然保留了自己无忧无虑的快乐天性。就如他对阿尔弗雷德所说的那样:“永远别让我忘记黄金法则,阿福。演出必须继续下去。”(图6)



(图6:《Batman & Robin》v1#2)


实际上,迪克·格雷森是很多英雄都想努力变成的那类人。超人也许是外星英雄们的代表,神奇女侠也许是神力英雄们的代表,蝙蝠侠也许是没有超能力的英雄们的代表,而迪克·格雷森代表着完全不同的事物:他是一个能够欣然接纳黑暗,却又不会迷失于此间的角色。更重要的是,他能在其中拥抱快乐。就如提姆·德雷克所说:(迪克)喜欢自由落体。对他来说这是种乐趣。他能掌控压力——责任——所有的一切,如此的……毫不费力。我希望我也能这样轻松自如。”(图7)



(图7:《Red Robin》#23)


从他的角色诞生以来,这一切就体现在了迪克的制服之中。迪克·格雷森的制服是一位表演者的制服,一位经历过悲伤、爱慕、快乐、憎恨、恐惧、愤懑、痛苦的表演者,他夜复一夜地抒发各种喜怒哀乐,又日复一日地继续自己的生活,心甘情愿回到造福他人的角色之中。就如周围人一次又一次强调的那样,迪克·格雷森是一名表演者,这是他内在的核心本质(图8)。



(图8:《Batman》v1 #615,蝙蝠侠评价迪克是天生的表演者)


而当布鲁斯试图阻止迪克自行决定制服风格时——“长裤会更实用些”(图9)及“你也许想重新考虑下这件黄色披风的事”(图10)——迪克都坚持了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听从布鲁斯的。



(图9:《Nightwing》v2 #101,布鲁斯希望迪克换成长裤却遭拒绝)


(图10:《Dark Victory》#13,布鲁斯希望迪克重新考虑黄色披风时也被拒绝)


当然,迪克的制服之所以大部分都由黄色和红色构成,也是有其科学依据的。黄色是“比其他颜色更能吸引注意力的”的颜色,而红色是“仅次于黄色的最显眼的颜色”。对迪克·格雷森这样的表演者来说,这些颜色是由他自身特性决定的他喜欢被人关注,即使他已经敏锐地察觉到,布鲁斯从不需要也从没做过这类事情(图11)。以红色和黄色作为他的标志性色彩,迪克能使自己变得引人注目,吸引反派们和旁观者的注意。然而,也许最重要的是,穿着这件制服能给迪克带来快乐,甚至能给提姆·德雷克这样的孩子带来快乐。后者在“死寂之地”中回忆他与迪克·格雷森第一次相遇的情景,当时他们还都只是孩子:“我一直盯着你的马戏团制服。那件鲜艳的红绿相间的衣服,你穿着它似乎很开心。”(图12)这件马戏团制服为罗宾制服奠定了基础,而迪克身为一名杂技演员,于马戏团帐篷下所体验到的那种快乐,在他成为罗宾后,于浩瀚夜空之下又再度体验到了。



(图11:《Nightwing》v2 #103)


(图12:《Batman》v1 #441)


然而,迪克选择他以前使用过的颜色——特别是黄色——不仅是为了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还出于一种传承的理念,一种在闪点前DC漫画一直贯彻着的传承理念。但这种传承显然并非来自蝙蝠侠,而是迪克纪念他已故父母的一种方式,如同布鲁斯纪念已故父母的方式是成为蝙蝠侠一样。迪克在《黑暗胜利》中告诉布鲁斯:“那些颜色是我父母在马戏团时穿过的。”(图10)。数年后,当阿尔弗雷德重新设计迪克的夜翼制服时,他也使用了黄色装饰以进一步延续迪克家族的传承,及迪克亲自开创的罗宾传承(图13)。



(图13:《Nightwing》v2 #106,阿尔弗雷德设计了新的夜翼制服)


自那之后,迪克仅夜翼制服就有过好几种不同的版本,更不用提他代理蝙蝠侠时,对斗篷和披风所进行的个人化修改了(图14)。但本文重点是迪克的罗宾制服,而不是他所有的制服,所以笔者将不会讨论他之后的夜翼制服或蝙蝠侠制服。所提及的部分也只是为了强调迪克对传承方面的思考,以及迪克的罗宾制服中为何会有这么多黄色的缘由。



(图14:《Batman》v1 #688,迪克曾嫌弃蝙蝠侠披风太沉而要求改良)


1955年12月,DC曾经一度在《侦探漫画》#226中重设了罗宾制服的起源,这集布鲁斯向迪克讲述了在他成为蝙蝠侠之前,曾为了向侦探哈维·哈里斯(Harvy Harris)讨教打击犯罪的知识,自行创造了罗宾制服——而“罗宾”这个绰号也是哈维为他起名的(图15、16)。



(图15:《Detective Comics》v1 #226,布鲁斯告诉迪克他曾做过罗宾)


(图16:《Detective Comics》v1 #235,同样是为了强调传承,古早时期还有过布鲁斯的父亲托马斯·韦恩才是第一位蝙蝠侠的设定)


DC这么做是为了加强传承的概念,但迪克跟随布鲁斯的后尘,成为第二个而不是第一个罗宾,从根本上改变了他的角色特征,并弱化了他主张个性的潜在可能——尤其遗憾的是,在1980年7月,迪克加入新少年泰坦前不久,这个故事还被收入《Untold Legend Of The Batman》(图17)。



(图17:《Untold Legend Of The Batman》,图上这位罗宾就是小时候的布鲁斯没错)


在1985年的“无限地球危机”和1994年的“零时”后,DC公司对某些已经实施多年的设定进行了重启,而布鲁斯曾经当过罗宾的设定也是其中之一。布鲁斯对迪克制服的影响再次被削弱


于是,尽管迪克和后来每一位罗宾一样,都是蝙蝠侠的跟班,但其个性化设定说明成为蝙蝠侠并非他的命中注定。罗宾是独立的个体。的确,他是蝙蝠侠的搭档,但蝙蝠侠给了初代罗宾设计制服的自主权,这说明迪克·格雷森的首要定位并非蝙蝠侠的搭档,而是罗宾。没有比Jeph Loeb和Tim Sale创作的《黑暗胜利》最后一页更加经典的画面了(图18)。



(图18:《Dark Victory》#13的烛光誓约)


有很多作品都描绘过这幅情景:蝙蝠侠与罗宾,两人共处烛光照映下,宣读那段大家耳熟能详的誓言(图19)。


(图19-1:《Detective Comics》#038,迪克初登场时的第一次烛光誓约)


(图19-2:《Batman》v1#213中的烛光誓约)


(图19-3:Alex Ross绘制的烛光誓约,此图也被用于《Legends of the Dark Knight》#100的封面)


可在《黑暗胜利》里,虽然主要构图是两人手拉手融为一体,但墙上的倒影却反映出了他们依然维持且将继续维持彼此的独立性(请回头再看下图18吧)。画面中有两个明显分离的影子:一个是蝙蝠侠,另一个是迪克·格雷森。影子之间没有连成一体,结成联盟的两双手也完全没有在影子里体现出来。在生活中,他们是一对齐心协力的搭档,但又都保持各自的独立性。他们是蝙蝠侠与罗宾,不是蝙蝠侠与他的搭档。《黑暗胜利》中这幅最后的画面表明了一段合作关系的开始,但这种合作关系是建立在谁也不会舍弃个性的前提下。另外,仅仅在两格画面之前,迪克就反驳了布鲁斯对他选择的披风颜色的批评,并坚持要用罗宾做他的代号(披风颜色见图10,罗宾代号见图20)。



(图20:《Dark Victory》#13)


在这段剧情里,迪克的主张是成为布鲁斯的搭档,他的朋友,甚至可能是他的儿子,但永远不会是他的附属,他的影子。罗宾不是蝙蝠小子,永远不会是。当迪克正式成为一名面具义警,甚至成为蝙蝠侠后,他也在尽力保持个性,并拒绝重蹈布鲁斯那种让黑暗占据自己生活的覆辙。在《罗宾:第一年》中,布鲁斯提议送他去私立学校就读,甚或让阿尔弗雷德在韦恩庄园内对他进行私教,这体现了布鲁斯的离群倾向。但迪克还是选择了公立学校,这体现了他倾向于被亲朋好友包围的群居性与亲和力——虽然这就是迪克的真情流露,但他还半开玩笑说这样是为了女孩子们(图21)。这种维持个性的驱动力已经不是迪克·格雷森独有的,而几乎算得上罗宾这个身份的固有特点了。



(图21:《Robin: year one》#1,关于上学的争论)



2 后继榜样:竞争性启发


提姆·德雷克似乎也在为同样的目标而奋斗。其实,提姆·德雷克在“死寂之地(A Lonely Place of Dying)”事件时甚至还没打算成为罗宾。他希望迪克恢复罗宾的身份,以填补因杰森·托德之死而造成的空缺:“迪克,你没看出来吗——他需要一个罗宾。他需要罗宾让他想起过去的自己。在他父母去世前的自己。”(图22)


(图22:《The New Titans》#60)


但迪克拒绝了提姆让他恢复旧身份的请求,一如迪克会拒绝所有想强迫他依照某人意愿行事时的既往反应(图23),于是,最终由提姆继承了罗宾的衣钵。



(图23:《Batman》v1 #441,迪克拒绝重回罗宾生涯)


然而,与迪克不同的是,提姆从没想过建立自己的角色。他之所以接受这个职务,并不是为了追忆家人,甚至不是为了他自己。他这样做是为了蝙蝠侠,而这点在对罗宾制服的修改上也有所体现——特别是长裤与黑色披风(虽然内衬还是黄色的),这两处都是蝙蝠侠曾对迪克制服颇有微词的地方(图24)



(图24:《Batman》v1 #457,提姆正式成为第三代罗宾并换上新版制服)


而提姆在Chuck Dixon编剧的《罗宾:英雄重生(Robin: A Hero Reborn)》中所踏上的旅途,是为了(至少一开始是)重现布鲁斯·韦恩过去的环球修行。提姆总认为这份工作只是暂时的,所以当超级小子说他一点都不像蝙蝠侠时,他回答自己“完全不像其他任何人”(图25-1),在之后的某期里,提姆对自身感到了迷茫——但有一件事他很肯定:他绝对不想成为蝙蝠侠(图25-2)。



(图25-1:《Teen Titans》v3 #6)


(图25-2:《Teen Titans》v3 #7)


这由此引出了蝙蝠侠与罗宾的另一个经典场景。在《身份危机》里,提姆·德雷克遭遇了父亲被回旋镖队长杀害的悲剧。在“第六章:丈夫们与妻子们”的一整页里(图26),提姆抛弃了他的制服、他的身份,将自己裹在蝙蝠侠及其披风的怀内。



(图26:《Identity Crisis》#6)


此情此景,与迪克和布鲁斯在蝙蝠洞结为同盟时的景象颇有异曲同工之妙。那支插在杰克·德雷克胸前的回旋镖所折射出的光芒,似乎正是背景中蝙蝠侠倒影的光源成因,这不禁令人联想到《黑暗胜利》中那根经典的蜡烛。然而,《黑暗胜利》的画面表现出两者既为一个整体,又是不同个体,《身份危机》的画面只表现了蝙蝠侠的孤影,提姆在蝙蝠披风的覆盖下,其身影几乎被完全吞噬。这时,提姆维持个性的意愿已经所剩无几,他自行褪去罗宾制服,抛弃了这个他原本并不想要、只是为了帮助蝙蝠侠才接受的身份。同时期的《少年泰坦》中,提姆遇到未来的自己,得知他会在布鲁斯·韦恩死后成为蝙蝠侠,他最大的恐惧化为现实(图27),而这伏笔正是在《身份危机》中那个画面里埋下的。



(图27-1:《Teen Titans》v3 #17,提姆与未来的自己相见)


(图27-2:《Teen Titans》v3 #17,提姆对自己会成为蝙蝠侠感到烦恼)


他甚至宣称:“我终于理解了布鲁斯……我终于还是像蝙蝠侠那样思考了。”(图28)



(图28:《Teen Titans》v3 #20,提姆对自己越来越像蝙蝠侠而害怕)


提姆作为罗宾,不仅没能使这个身份成为自己的所有物,也没能行使迪克罗宾的作用。他是布鲁斯的,他穿着布鲁斯改良的制服,在失去父亲时任由布鲁斯吞噬自己的存在。就像猫女在《黑暗胜利》中对蝙蝠侠所说的那样:“对父亲的爱会变成一种可怕的东西。”(图29)



(图29:《Dark Victory》#13,听到迪克决意纪念父母,布鲁斯想起猫女的话)


布鲁斯是提姆的父亲,他对很多年轻英雄而言都如同父亲一般,而当提姆对自己的身份感到迷茫并想寻求自我时,他默许布鲁斯遮蔽他的光芒。不过,尽管内心充满困惑,但提姆至少能理解自己所要承担的职责。他理解罗宾这个职责的必要性,即使这会带来对他自身的诘问。正如他在“死寂之地”中对布鲁斯说的:“我不知道你为何决定穿上那件制服——但这使你成为一个象征。就如罗宾也曾是个象征。还有超人、夜翼和那些身穿制服的警察。这不仅仅是法律的象征,也是正义的象征。当一位警察牺牲时,会有别人继承他的工作,因为正义永远不灭。”(图30)



(图30:《Batman》v1 #442)


提姆罗宾或许受到过蝙蝠侠的深远影响,他或许只是众多罗宾中的一个,他或许从来都不是完全自主的,但至少他懂得这份事业必须要维护的东西。他可能比其他罗宾都更理解牺牲的意义。他和布鲁斯一样理解踽踽独行的必要,但他又和迪克一样能找到生命中的快乐。而当提姆最大的恐惧成真,他发现自己的思考方式开始变得与蝙蝠侠如出一辙时,并没有转向蝙蝠侠求助,而是转向迪克最伟大的传承:少年泰坦他跟他们分享了自己的泪水和痛苦,这种开诚公布的做法只能是从迪克·格雷森身上学到的(图31)。提姆的罗宾是他导师最真实的影射,而且和其他所有罗宾一样,这点也清晰地体现在他的制服上——特别是黑色披风与黄色内衬。



(图31-1:《Teen Titans》v3 #20,提姆向少年泰坦说出父亲去世的事)


(图31-2:《Teen Titans》v3 #20,提姆接受了大家的安慰。“不再像蝙蝠侠,而是开始像个泰坦那样思考”。)



3 适时放手:导师的作用


迪克完全不想成为蝙蝠侠。没有罗宾想成为蝙蝠侠。罗宾确实是正义的象征,同时也是生活的象征。他们身披代表快乐和幸福的斑斓色彩;他们不愿屈就于布鲁斯日以继夜的黑暗生活中;他们拒绝孤独。布鲁斯作为代理父亲、法定养父或亲生父亲,很可能也意识到了这点——他或许比他们本人更加担心他们会堕入黑暗(因为没人比他更了解身为蝙蝠侠的孤独与痛苦)。蝙蝠侠能赐予罗宾的最佳礼物,也许就是罗宾制服。尽管是迪克自己坚决要求让制服体现他自己的意志,因为这对维持他的个性至关重要,但这依然不能改变蝙蝠侠将搭档置于险境的荒谬事实,让他无条件信任的人穿着一件霓虹灯般的制服招摇过街。不过,考虑到蝙蝠侠关于罗宾的最大恐惧,可能甚于他的死亡(如果他最大的恐惧是死亡,那么布鲁斯将永远不会允许任何孩子从事这项工作,特别是在杰森·托德死后)。不,蝙蝠侠可能最担心罗宾步上他的后尘,变成他这样的人。若真是如此,那么蝙蝠侠既作为罗宾的导师,又作为他的父亲,通过让他成为自己搭档的方式,给罗宾一个宣泄愤怒与怨恨的机会——当布鲁斯·韦恩变成孤儿时,他同样体会过这些滋味。当然,布鲁斯也给自己的被监护人在青春期保留了一些积极的体验——这从根本上确保了他能在光明与希望的指引下,缓解心中的愤怒,从而获得比蝙蝠侠所面对的生活要更加美好、截然不同的人生。蝙蝠侠的命数已定,但罗宾不必非得成为蝙蝠侠。这进一步说明蝙蝠侠的初衷并非他的某些同僚所言,是想培养一个接班人,比起继承自己的披风,他更希望培养某个能继续完成他事业的人。因此,迪克·格雷森的制服是蝙蝠侠对他的搭档、他的儿子的爱之证据——罗宾的制服给予了他布鲁斯永远无法拥有的机会。

正义联盟的同僚们与布鲁斯不同,他们没有经历过被迷茫与黑暗折磨的童年,因此,他们所选择的搭档似乎都无需面对被黑暗吞噬的风险。当然,实际情况经常不尽人意,当正义联盟的小跟班被黑暗与痛苦所充斥时——例如,快手罗伊·哈珀染上毒瘾时(图32)——他们对痛苦毫无准备,因为他们的导师没有体验过布鲁斯·韦恩的生活方式。



(图32:《Green Lantern》v2 #85,绿箭侠发现罗伊吸毒)


这也解释了为何迪克· 格雷森能成为少年泰坦的绝对领袖,反之,正义联盟是一个集体协作的团队,难以有一位明确的领导者;而迪克是少年英雄中最具威望的人,因为他已得到导师的认可并实现自我价值。他不像海少侠,不像闪电小子或神奇女孩,也不像快手,虽然拥有独特的名字,但制服却跟导师非常雷同。他是罗宾。他的外观和举止都完全不像他的导师(图33)。他已经展现了自我主张的实力,因此泰坦们都信任并听从他的指挥。当迪克单飞成为夜翼后,他也为队友们做出了示范。其他泰坦受到迪克的激励,最终踏上他们自己的道路并改变他们的代号、制服与身份(除了闪电小子沃利·韦斯特,他在闪点前巴里·艾伦的假死后,就接任了导师的衣钵并成为新的闪电侠)。尽管如此,迪克·格雷森仍是这种举动的开路先锋,从这点上看,他身为夜翼时的成就和他身为罗宾时一样获得公认。




(图33:《Teen Titans:Year One》#3,可以看出,初代少年泰坦的其他成员造型都宛若其导师的翻版)


随着迪克转型为夜翼,这个小型正义联盟变成了一个大家族——少年泰坦与正义联盟完全区别开了。话说回来,迪克的转型本身对Marv Wolfman和George Perez主创的《新少年泰坦》阵容也是一个有机反应。这个团队不再由一批正义联盟的迷你克隆体作主力,不再由初代泰坦们担当骨干,Wolfman和Perez使用了没有导师的全新角色来补充泰坦队伍,包括星火、乌鸦、钢骨和野兽小子(他此时使用的是变形者之名)。泰坦们不再需要他们的导师,倒是导师需要他们帮助的故事从此展开(例如“死寂之地”事件)(图34)。



(图34:《The New Titans》#61,夜翼找到遇到困境的蝙蝠侠,后者说:“我需要……我用得上你的帮助。”)


值得一提的是,星火、乌鸦、钢骨和野兽小子这些没有传承的角色,与迪克·格雷森的罗宾并肩而立,成为《少年泰坦》动画系列的主演阵容(图35)。这样做可能是为了与同时期播映的《正义联盟》动画系列有所区别。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之所以在这部动画中选择迪克·格雷森,原因就在于他并非蝙蝠侠的克隆体。提姆与蝙蝠侠太过相似,他的身份认知太过混杂,以至于难以形成自己的独特内容。而迪克没有这些负担,就如前文所述,这位初代罗宾不是蝙蝠侠,也永远不会成为蝙蝠侠(当然这只是一种非字面的隐喻,因为他最终还是穿上了那身披风和斗篷)。即使他能够,并的确表现出过蝙蝠侠的黑暗特质,他也不会令其凌驾于他对自己的认知。



(图35:2003年播映的Teen titans(TV series)动画人设图)



4 平衡:向文艺复兴时代的致敬


毋庸置疑,迪克也确实显露过一些蝙蝠侠的黑暗特质——但通常情况下,他是与蝙蝠侠互补的存在。举个例子,尽管迪克·格雷森的制服是对其父母的一种致敬,但难以忽视的是,罗宾制服的下半部分也有一些明显的女性化特征。他若被绘制成穿着紧身长裤的模样,或许还能和Wyeth的罗宾汉有更多相似之处,也更能令人联想到彼得潘之类的角色。但几乎裸露的双腿,与比基尼泳裤差不多的短裤,很容易让人在神奇小子身上看到女性化特征。其实,这与布鲁斯·韦恩的人生以及蝙蝠侠打击罪犯的方法一样,都表现了另一种致敬手法:戏剧。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蝙蝠侠系列电影不断强调“戏剧性和障眼法是强有力的手段”,从本质上说,蝙蝠侠的身份和他的武器都是某种表演道具,他的制服与他的行动都是为了向“观众”灌输某种情感意图(特别是恐惧)。蝙蝠侠的世界能让人联想到文艺复兴时期的戏剧表演,特别是结合布鲁斯·韦恩和迪克·格雷森那近乎莎士比亚式悲剧的人生来看。如果说蝙蝠侠扮演的是莎士比亚式男主角,那么迪克·格雷森最早的形象就是一个男孩演员,而在文艺复兴时期的戏剧表演中,这类年轻演员一般是扮演女性角色的。

将迪克·格雷森和文艺复兴时期英语剧院里的男孩演员联系起来,完全没有贬低他的意思。但他确实更加瘦小,生理状况还不成熟,比布鲁斯要缺少些许阳刚之气,这种身体上的区别符合小助手的典型特征,也比他们对应的英雄主角要柔弱一些。正如 Bronwyn T.William在《动作英雄和文雅助手:流行文化中的学识与身份(Action Heroes And Literate Sidekicks: Literacy And Identity In Popular Culture)》中所称的:“动作英雄通常体现出了传统的男性阳刚特征,如身强力壮、沉着冷静、坚韧刚毅等,因此小助手所扮演的通常是男性特征较少的角色。”于是罗宾制服会引发部分女性化的联想,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是具有典型意义的。这种相对差异在后来的罗宾故事编剧中也有所呈现,比如1995年的《罗宾》年刊中,迪克的母亲玛丽·格雷森,成为了罗宾之名的命名者(图36)。对于迪克·格雷森这种体现了几分女性化的角色来说,这个设定是比较恰当的,特别是在一般很少会强调母亲地位的蝙蝠侠世界观中(原注2),由母亲来为他命名,在某种程度上也能确保他与母亲永远同在的意味。

(原注2:托马斯·韦恩通常是负责在漫画、动画、电影中与蝙蝠侠进行互动的角色, 而玛莎·韦恩只是背景人物之一。另外像扎塔娜等角色也是更注重父亲方面的剧情,再比如提姆·德雷克的父亲死于身份危机后,他的继母也从此消失在漫画中了,更不用提他的亲生母亲之死的影响力似乎也不及他父亲的死)



(图36:《Robin Annual》#4,母亲为迪克起的乳名便是“罗宾”)


如果我们通过思辨性怀旧(Speculative Nostalgia)(一种在虚实之间去评论和批判社会现实的经典概念)的角度,来考虑罗宾的男女性别融合特征,那么,罗宾的女性化要素甚至还巩固了他身为蝙蝠侠搭档的稳定地位。在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对小男孩的差别对待不只是在年龄方面,而简直是把他们当成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性别(至少跟我们当今衡量性别的标准相比)。就像Will Fisher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胡子:早期现代英国的男子气概(The Renaissance Beard: Masculinity In Early Modern England)》中所解释的那样,那个时代甚至认为“小男孩和女人之间具有情欲互换性(Erotic Interchangeability)”,他们身上都存在着某种“顺从的期望(Expectation Of Submissiveness)”。如果迪克·格雷森扮演的是一个对应蝙蝠侠这种莎士比亚式男主角的小男孩,那么他在某种程度上,也承担着蝙蝠侠的女性对手戏(Female Counterpart)作用。超人的女性对手戏角色是露易丝·莱恩,她和超人在同一期中首次登场,与超人不同,蝙蝠侠没有任何传统意义上的女性配角。虽然有过朱莉·麦迪逊(Julie Madison),布鲁斯·韦恩的第一任女友,但她在迪克·格雷森登场一年后就不知去向了(图37)。


(图37-1:《Detective Comics》#031,朱莉·麦迪逊作为布鲁斯的未婚妻初次登场)


(图37-2:《Detective Comics》#049,朱莉与布鲁斯提出分手,然后消失于古早漫中。不过该角色后来在现代漫又出现过)


在她之后还有别的女人,但没有一个人能常驻连载,没有一个人能成为完美匹配蝙蝠侠的对手戏搭档。可谓铁打的迪克,流水的女友。这里并不是在暗示迪克和布鲁斯有什么或曾经有过什么性关系,而是说在迪克小时候,他有一种能够平衡蝙蝠侠男性气概的女性气质,两人才得以达成一种和谐默契的合作关系。在为正义而战时,像布鲁斯·韦恩这样的普通人类无暇顾及谈情说爱——尽管他着实代表了“普通人类”英雄所能达到的高度。虽然布鲁斯那些走马灯式的准女友们也难以做到此点,但这不等于他的夜间冒险中不需要与男性气概共存的女性气质。20世纪40年代,美国社会逐渐意识到将极端的男性气概与女性气质相结合的存在性乃至必要性,伴随着诸如1941年加拿大的布朗式机关枪女孩罗妮(译注1),以及1942年的铆工露丝(译注2)等标志性人物的出现,很多图像中所绘制的女性形象开始变得与男性毫无两样,她们都在为创造国家利益而努力工作。生活在这个激荡年代中的画家和编剧,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也不可避免地对这种日益流行的观念做出回应,并追忆起过去某个将两性气质相融合并获得巨大成功的时代。文艺复兴时期的英格兰,莎士比亚和他的同代人始终立足于后世戏剧界追求的顶峰之上——而如今同样追求戏剧化的蝙蝠侠自然也不会落于人后。童贞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在位期间,她对于国家既是母亲也是父亲,在她身上同时展示出了传统的男性气概和女性气质——她是莎士比亚及其同时代者取之不尽的灵感来源,直至今日也依然是艺术灵感的源泉。在经济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思想领域开始认识到男性气概和女性气质之间达成和谐的必要性,人们通过思辨性怀旧,向与当下这个动荡与冲突的时期非常相似的文艺复兴时期寻求灵感,对铆工露丝等角色进行再创作,最终也顺理成章地创造出了蝙蝠侠与罗宾这种史诗般的伙伴关系。借助和谐的合作关系来完成国内外人民的种种愿望,以争取更加美好的未来世界,也是蝙蝠侠与罗宾在哥谭市的众多故事中所努力做的事情。

(译注1:The Canadian Ronnie, the Bren Bun Girl,即二战期间的Veronica Foster,她是数百万在军工厂制造弹药枪炮的女性技工代表)

(译注2:Rosie The Tiveter,即二战期间美国军工厂的女性技工代名词)


让-吕克•南希(Jean-Luc Nancy)的《图像的基础(The Ground Of The Image)》一书开头中写到:“图像永远是神圣的。”而罗宾的形象在漫画世界及现实世界中都已成为正义的象征。他在世间的定位不仅是个纯粹的披风斗士,而是被提升到一个更高层次的地位,比任何穿过这身制服的个体都更为重要的存在(这也决定了那些即将穿上这件罗宾制服的角色所应该具备的资质)。罗宾制服不仅是正义的代名词,也是希望的代名词。因为这套制服,迪克·格雷森及其继任者们才得以成长为比男孩或男人都更加伟大的人物,和Mitchell的理论不同,他没有被塑造成自己的造物主(蝙蝠侠)那样。与之相反,他使自己成为他想要成为的人。他或许还任重道远,但这也正是属于他自身的一部分,他证明了自己能够披荆斩棘,甚至是迎刃而解,且青出于蓝。罗宾最重要的意义便是如此——他代表我们从自身经历中吸取经验并为自己所用的潜能,代表某种能够反映我们本质的事物,无需别人告诉我们应该成为什么人。罗宾即潜能。而这种潜能源自一个形象:罗宾制服




————————————


译后语:

第一次看完此篇时,我心里很是百感交集的:“罗宾”这个角色之所以能在多如牛毛的超级英雄中流行至今,并不是因为什么“第一个小助手角色”(本文作者已考据出另有其人),也不是因为什么“迎合了未成年读者的市场”(总体而言其他小助手角色的知名度都不及罗宾),当然也不是单纯因为“沾了蝙蝠侠的光”(此点在其他考据翻译里也多次论证过),其根本原因,还是出于罗宾自身具备的独特魅力。然而遗憾的是,如今的DC公司似乎已经不再追求这种独特性,当继任的罗宾们一个比一个更像蝙蝠侠的时候,罗宾的搭档地位和作用影响也开始逐渐边缘化,不得不说这是个遗憾。

另外还有一点不知道各位是否有注意到:本文作者着重论述了迪克罗宾制服中的“黄色”要素及其重要性,而后任罗宾制服中的黄色却越来越少,但是N52后推出了杜克·托马斯这位“不是罗宾胜似罗宾”的新角色,他的制服设计中倒是出现了大面积黄色,近期更是开始以“白昼的蝙蝠侠”为卖点。这个决策似乎也很值得玩味……


(至于本文涉及的各种文史哲专用术语,我都是瞎翻的不要当真……><)


本篇提及的大部分漫画都已有汉化,比如《黑暗胜利》、《罗宾第一年》、《罗宾》年刊4、《死寂之地》、《蝙蝠侠与罗宾》v1、《红罗宾》等,强烈推荐搜索观看完整作品!在此感谢各位汉化组大大的辛勤劳动~

需要提醒的一点是,《黑暗胜利》的在线汉化版缺少了很重要的一页:即最后一集的倒数第二页,烛光誓约前一刻布鲁斯和迪克讨论制服和代号的剧情,也是本文讨论的重点部分之一……所以建议小伙伴们还是去补原作,支持正版。




————————————


该考据翻译系列的前四篇见:

1 静止的成功·神奇小子迪克·格雷森的三十年

2 未来罗宾初现雏形:《蝙蝠侠家族》中的七十年代

3 神奇小子成长记:迪克·格雷森的夜翼转型史与德育叙事论

4 心与灵魂:DC宇宙中心的迪克·格雷森